学习贯彻习近平法治思想 提升自然资源法治实效
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法治思想是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保驾护航的重要举措。【详细】
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法治思想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法与时转则治”。【详细】
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法治思想是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法治需求的重要保障。【详细】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2019修正)
(1986年6月25日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六次会议通过,根据1988年12月29日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的决定》第一次修正,1998年8月29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四次会议修订,根据2004年8月28日……【详细】
2018年12月 常委会一审(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
2019年6月 常委会二审(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
2019年8月,常委会三审 (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
土地管理法修改:字字增删总关情
8月22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开幕。广受关注的土地管理法修正案草案第三次提请审议。为提高立法质量,我国的法律草案一般实施三审表决制,新修改的土地管理法有望迎来正式出台的历史时刻,这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部署的农村土地制度改革试点的交卷时刻。……【详细】
在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指引下——第30个全国土地日特别报道
1986年6月25日,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六次会议通过并颁布我国首部专门调整土地关系的大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为纪念这个在新中国历史上意义深远的重要事件,1991年5月2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从1991年起,把每年6月25日即《土地管理法》颁布日期确定为全国土地日。
节约集约一直贯彻在中国的土地政策中。据统计,截至目前,在30个全国土地日宣传主题中,包含节约集约关键词的达12个;党的十八大以来的8个全国土地日宣传主题,包含节约集约关键词的多达6个。……【详细】
【苏州市局】我局积极开展“6.25全国土地日”系列宣传活动。
【张家港市局】第30个土地日丨节约集约用地,严守耕地红线。
【常熟市局】“热土‘粽’情”自然行——第30个全国土地日志愿者宣传活动。
【太仓市局】市局深入开展土地日普法宣传活动。
【相城分局】分局开展第三十个全国土地日“进社区,普法律,送温暖”活动。
【吴江区局】区资规局开展全国土地日宣传活动。
苏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主办
地址:苏州市干将西路1018号 邮编:215004
备案序号:苏ICP备20041260号        苏公网安备 32010502010187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3200000059        网站地图      电话:65296518
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法治思想是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保驾护航的重要举措
2020-12-04    来源:中国自然资源报
法律是治国之重器,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重要依托。历史经验反复证明,法治兴则国兴,法治强则国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向前推进一步,法治建设就要跟进一步。只有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法治思想,始终坚持全面依法治国才能有效保障国家治理体系的系统性、规范性、协调性。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发出了夺取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胜利的动员令。在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期,在统筹推进伟大斗争、伟大工程、伟大事业、伟大梦想,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上,应当更加重视法治、厉行法治。
自然资源主管部门必须乘势而为,坚持习近平法治思想在全面依法治国中的指导地位,吹响法治的“冲锋号”,充当法治的“先行军”,运用法治之力打好应对变局、开拓新局的主动战,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有力法治保障。
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法治思想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法与时转则治”。
2020-12-04    来源:中国自然资源报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明确指出,“高质量发展”是“十四五”时期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鲜明主题,也是新时代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基本特征。贯彻新发展理念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题中之义。只有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法治思想,始终坚持全面依法治国,让新发展理念在法治土壤上“生根发芽”,才能推动高质量发展。
自然资源主管部门必须与时俱进,从把握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实际出发,坚持问题导向,把生态文明建设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用法治思维、法治力量推动高质量发展。推动绿色发展,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坚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坚持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坚持节约优先、保护优先、自然恢复为主,守住自然生态安全边界;优化国土空间布局,推进区域协调发展和新型城镇化;推动自然资源产权制度改革和自然资源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继续深化土地管理制度改革,实现城乡要素平等交换、双向流动;开展重大生态系统保护修复,实施生物多样性保护重大工程,提高海洋资源、矿产资源开发保护利用等。
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法治思想是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法治需求的重要保障。
2020-12-04    来源:中国自然资源报
民者,万世之本也。全面依法治国最广泛、最深厚的基础是人民,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在法治建设中体现人民利益、反映人民愿望、维护人民权益、增进人民福祉。只有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法治思想,深刻把握其人民性,用法治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积极回应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法治需求,切实解决法治领域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才能不断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自然资源主管部门必须开拓创新,深化生态文明体制改革,用最严格制度最严密法治保护生态环境,满足人民群众对生态环境的需求;不断完善自然资源确权登记制度,保障人民群众财产权;积极探索按自然资源要素分配政策制度,健全各类生产要素由市场决定报酬的机制,通过土地等要素使用权、收益权增加中低收入群体要素收入,多渠道增加城乡居民财产性收入。
土地所有权与使用权分离,土地作为生产要素进入市场
1986年《土地管理法》明确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占、买卖、出租或者以其他形式非法转让土地。当时,我国的土地使用制度否认土地的商品属性,土地实行无偿、无期限、无流动使用,土地没有价值,主要是用行政手段分配土地资源。随着改革开放的推进,这种无偿、无流动、无期限的土地使用制度已难以适应经济发展的需要。1987年,原国家土地管理局按照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相分离,在坚持土地所有权不变的基础上,探索将土地使用权进入市场流转,并安排在深圳、上海等沿海开放城市进行试点。试点取得了明显的成效。适应这一要求,1988年4月,七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通过了宪法修正案,删去了《宪法》第十条第四款中“禁止土地出租”的规定,同时在该条款中增加“土地的使用权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转让”。同年12月29日,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根据宪法修正案,通过了关于修改《土地管理法》的决定,删除了“禁止出租土地”的内容,并增加规定“国有土地和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可以依法转让”“国家依法实行国有土地有偿使用制度”等内容。1988年的《土地管理法》修改,虽然修改的幅度不大,修改的条款不多,但在中国立法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它拉开了自然资源有偿使用制度改革的序幕,为土地作为生产要素进入市场扫清了法律障碍,为我国工业化城镇化的快速推进奠定了基础。
大胆进行法律移植,确立土地用途管制的法律制度
土地用途管制制度是市场经济发达国家普遍采用的政府有效管理土地的基本制度。它的基本内涵是国家通过土地利用规划规定土地用途,使用土地的单位和个人必须严格按照土地利用规划确定的用途使用土地。1998年以前,我国实行的是分级限额审批制度,不注重规划的作用,对农用地向建设用地流转缺乏严格的法律限制,这是造成耕地大量减少、土地粗放利用的重要原因之一。1998年修订的《土地管理法》对国际通行的土地用途管制制度进行了法律移植,并针对中国的具体情况,对土地用途管制的主要环节作出了明确规定:一是土地分类是实施用途管制的基础。将土地分为农用地、建设用地和未利用地三类,突出了中国土地用途管制的核心是控制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切实保护耕地。二是土地利用总体规划是实施用途管制的依据。突出了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的地位和作用,对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的编制和审批、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与相关规划的关系、土地利用计划等作了详细规定,为实施土地用途管制提供了依据。三是农用地转用审批是实施用途管制的关键。增设了农用地转用审批环节,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进行建设涉及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的,都必须报国务院或者省级人民政府批准,从而为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的有效实施提供了保证。四是执法监督是实施用途管制的保障。强化了土地执法监督,加大了对土地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从执法上保证了用途管制制度的实现。
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成为土地管理法律制度的首选政治目标
1998年修订的《土地管理法》以保护耕地为目标,确立了一系列重要的法律制度:一是耕地总量动态平衡的法律制度,明确了省级政府保护耕地的责任。二是耕地占补平衡的法律制度,规定:非农业建设经批准占用耕地的,按照“占多少,垦多少”的原则,由占用耕地的单位负责开垦与所占用耕地的数量和质量相当的耕地;没有条件开垦或者开垦的耕地不符合要求的,应当缴纳耕地开垦费,专款用于开垦新的耕地。三是强化了对建设用地总量和城市建设用地规模的控制,规定下级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中的建设用地总量不得超过上级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确定的控制指标;城市建设用地规模应当符合国家规定的标准等,以控制城市规模的扩张对耕地的大量占用。2019年《土地管理法》第四次修正,将“基本农田”上升为“永久基本农田”,进一步提升了最严格耕地保护制度的理念。
在保护农民土地财产权益方面只做加法不做减法
土地制度是最基本的财产制度之一。《土地管理法》历经四次修改和完善,对农民土地财产权益的保护不断加强。一是1998年修订的《土地管理法》明确规定农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受法律保护,第一次将党的政策上升为法律。二是2019年修正的《土地管理法》破除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进入市场的法律障碍,允许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在符合规划、依法登记,并经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村民会议三分之二以上成员或者三分之二以上村民代表同意的条件下,通过出让、出租等方式交由集体经济组织以外的单位或者个人直接使用。同时,使用者取得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使用权后还可以转让、互换、出资、赠与或者抵押。这是重大的制度突破,它结束了多年来集体建设用地不能与国有建设用地同权同价、同等入市的二元体制,为推进城乡融合发展扫清了制度障碍。三是2019年修正的《土地管理法》完善了农村宅基地制度,在原来一户一宅的基础上,增加宅基地户有所居的规定,明确:人均土地少、不能保障一户拥有一处宅基地的地区,在充分尊重农民意愿的基础上可以采取措施保障农村村民实现户有所居。
征地制度在经济社会发展中不断完善
土地征收制度是《土地管理法》调整的重要内容。1998年修订的《土地管理法》提高了征地补偿标准,上收了征地审批权,确立了征地批后“两公告一登记”制度,但由于工业化城镇化的快速推进,征地规模不断扩大,因征地引发的社会矛盾凸显。2004年3月14日,十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通过宪法修正案,将宪法第十条第三款“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对土地实行征用”修改为“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对土地实行征收或征用并给予补偿。”同年8月28日,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对《土地管理法》作出修改,将《土地管理法》第二条第四款修改为“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法对土地实行征收或者征用并给予补偿”;并将《土地管理法》中的“征用”全部修改为“征收”。这次修改是重大的理念进步,体现了尊重物权、保护物权的价值导向。2019年在总结农村土地制度改革三项试点工作经验的基础上,《土地管理法》再次对征收制度进行了多方面的改革和完善,包括首次对土地征收的公共利益范围进行界定,明确:因军事和外交需要、由政府组织实施的基础设施、公共事业和扶贫搬迁、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需要以及成片开发建设,确需征收的,可以依法实施征收。明确了征收补偿的基本原则是保障被征地农民原有生活水平不降低,长远生计有保障。改革了土地征收程序。将原来的征地批后公告改为征地批前公告,建立征地报批前的调查、评估、公告、听证、登记、协议制度。倡导和谐征地,征地报批以前,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必须与拟征收土地的所有权人、使用权人就补偿安置等签订协议。
合理划分中央和地方的土地管理职权
1986年的《土地管理法》将土地管理的审批权主要交由市县政府行使,导致中央对耕地保护失去控制,地方政府在大力推进工业化城镇化的过程中大量占用耕地。1998年修订的《土地管理法》依据宪法关于合理划分中央与地方国家机构职权的原则,按照市场经济和用途管制的要求,依照管理职权的性质对各级人民政府的土地管理职权进行了明确划分。即将涉及土地管理宏观决策性的权力,包括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的审批权、农地转用和土地征用的审批权、耕地开垦的监督权、土地供应总量的控制权集中在中央与省两级政府。同时,将土地管理执行性的权力下放到市县政府。如:土地登记权、规划和计划的执行权、在已经批准的建设用地区域内具体项目用地的审批权、土地违法案件的查处权等。这种职权的划分旨在调动中央与地方两个方面的积极性,引导地方政府利用存量土地。但长期以来,地方对建设用地审批层级高、时限长、程序复杂等问题反映强烈。2019年修正的《土地管理法》适应放管服改革的要求,对中央和地方的土地审批权限进行了调整,按照是否占用永久基本农田来划分国务院和省级政府的审批权限。今后,国务院只审批涉及永久基本农田的农用地转用,其他的由国务院授权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审批。同时,按照谁审批谁负责的原则,取消省级征地批准报国务院备案的规定。
土地登记制度被不动产统一登记制度所取代
1986年《土地管理法》确立了土地登记制度。同时规定,确认林地、草原的所有权或者使用权,确认水面、滩涂的养殖使用权,分别依照《森林法》《草原法》和《渔业法》的有关规定办理。这一规定是导致了土地、森林、草原等多头分割登记的法律渊源。1998年修改《土地管理法》时,原国家土地管理局曾建议确立土地统一登记制度,但由于各部门认识不一致,致使1998年的《土地管理法》保留了原法的规定。2007年颁布实施的《物权法》明确:“国家对不动产实行统一登记制度”,确立了不动产统一登记的基本原则。2014年国务院颁布《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明确对土地及房屋、森林、草原等实行不动产统一登记制度。2019年修正的《土地管理法》删去了关于“确认林地、草原的所有权或者使用权,确认水面、滩涂的养殖使用权,分别依照《森林法》《草原法》和《渔业法》的有关规定办理”的规定,明确:土地的所有权和使用权的登记,依照有关不动产登记的法律、行政法规执行。
国家土地督察制度正式成为土地管理的法律制度
为了有效解决土地管理中存在的地方政府违法高发多发的问题,2006年国务院决定实施国家土地督察制度,对省、自治区、直辖市及计划单列市人民政府土地管理和土地利用情况进行督察。国家土地督察制度实施以来,在监督地方政府依法管地用地、查处违法案件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在国家土地督察制度走过十多年实践的基础上,2019年修正的《土地管理法》正式确认了国家土地督察制度的法律地位,明确规定:国务院授权的机构对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以及国务院确定的城市人民政府土地利用和土地管理情况进行督察。
落实“多规合一”改革,国土空间规划成为土地用途管制的依据
将主体功能区规划、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以及城乡规划合一,实现“多规合一”,是党中央、国务院作出的重大战略部署。随着国土空间规划体系的建立和实施,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和城乡规划将不再单独编制和审批,最终将被国土空间规划所取代。考虑到“多规合一”改革正在推进中,2019年修正的《土地管理法》为改革预留了法律空间,规定:国家建立国土空间规划体系。编制国土空间规划应当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可持续发展,科学有序统筹安排生态、农业、城镇等功能空间,优化国土空间结构和布局,提升国土空间开发、保护的质量和效益。同时,为了妥善处理好国土空间规划与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的关系,该法还明确:经依法批准的国土空间规划是各类开发、保护和建设活动的基本依据。已经编制国土空间规划的,不再编制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和城乡规划。
土地公有制不变
《土地管理法》虽历经四次修改和完善,但《土地管理法》中关于土地公有制的规定始终不变。《土地管理法》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土地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即全民所有制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城市市区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农村和城市郊区的土地,除由法律规定属于国家所有的以外,属于农民集体所有,宅基地和自留地、自留山,属于农民集体所有。土地公有制是我国土地制度最大的优势和特点,也是必须长期坚持的基本制度。
城乡土地统一管理的体制不变
1986年以前我国实行的是城乡土地分管的体制,即城市土地由建设部门主管,农村土地由农业部门主管。1986年颁布的《土地管理法》一个重大的改革就是破除城乡土地由不同部门分别管理的体制,实行城乡土地统一管理。1986年《土地管理法》明确规定:国务院土地管理部门主管全国土地的统一管理工作,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土地管理部门主管本行政区域内的土地的统一管理工作。随着1986年《土地管理法》的颁布,国务院决定组建国家土地管理局,负责对城乡土地实行统一管理。随着国家土地管理局的组建,省、市、县人民政府都组建了相应的土地管理局,主管辖区的土地管理工作,乡镇一级都配备专、兼职的土地管理员,后来也开始组建乡镇土地管理所。以国家、省、市、县和乡镇土地管理所为主体的五级土地管理机构成为国家土地管理的主力军。随着机构改革的推进,从国家土地管理局到国土资源部再到自然资源部,城乡土地统一管理的体制始终不变。
完善土地征收程序 明确征地范围
土地征收制度改革是当前农村土地管理领域的一个难点所在。我国现行征地制度存在征地权行使范围过宽、补偿标准低、安置途径单一等问题。
新修正的土地管理法对征收土地范围作出了明确的界定。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因军事和外交需要用地、政府组织实施基础设施建设、公共事业、保障性安居工程、成片开发建设及法律规定可征收农民集体所有土地的其他情形的六种情形需要用地的,可征收集体土地,其目的就是缩小土地征收范围,防止随意盲目侵占农民的土地权益。
自然资源部法规司法规一处副处长李文谦:土地是农民最重要的一个财产权利。土地征收制度的规范化和法制化,应该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建设的一个重要内容。
新修正的土地管理法还完善了土地征收程序,把原来的批后公告改为了批前公告,拟申请征地的地方人民政府应当将征地的有关事项公告“至少三十日”,听取被征地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及其成员等方面的意见。必要时还要就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召开听证会,使被征地农民在整个过程中有更多参与权、监督权和话语权。
自然资源部法规司法规一处副处长李文谦:(新修正的土地管理法)一个显著的作用就是保障了被征地农民的知情权。在征收土地之前,你先要经过土地的调查、社会稳定风险性评估,然后还有一个听证的程序,如果被征地的农民多数不同意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的,要根据法律法规的规定和听证的情况,对补偿安置方案作出修改。
最大限度保障被征地农民权益
此外,在推进征地制度改革过程中,征地补偿是广大农民朋友最为关注的问题。新修正的土地管理法将最大限度保障被征地农民的权益。
新修正的土地管理法明确规定,征收土地应当给予公平合理的补偿,保障被征地农民原有生活水平不降低、长远生计有保障。特别是删除了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总和不得超过土地被征收前三年平均年产值的三十倍这个规定。
自然资源部法规司法规一处副处长李文谦:现在很多地方反映,我们原来按照年产值倍数来补偿的办法,已经不适应现在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需要,补偿标准普遍反映是偏低的。
新修正的土地管理法,征收土地应当依法及时足额支付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以及农村村民住宅、其他地上附着物等的补偿费用,并安排被征地农民的社会保障费用。
征收农用地的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通过制定公布区片综合地价确定。区片综合地价应当综合考虑土地原用途、土地资源条件、土地产值、土地区位、土地供求关系、人口以及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等因素,并至少每三年调整或者重新公布一次。
自然资源部法规司法规一处副处长马骁骏:像在一些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可能区片综合地价相对来说会比较高,这体现了一个公平公正和因地制宜的原则,核心还是要维护被征地农民的合法权利,确保生活水平不降低,长远生计有保障。
充分保障农村村民实现户有所居
在农村,村民用作住宅保障的用地被称为宅基地,属于集体所有,并无偿提供给村民使用。新修正的土地管理法明确规定要充分保障我国农村村民实现户有所居。
对于宅基地的管理,以及如何盘活利用闲置的宅基地,一直以来都是外界关注的焦点。新修正的土地管理法明确规定,人均土地少、不能保障一户拥有一处宅基地的地区,县级人民政府在充分尊重农村村民意愿的基础上,可以采取措施按照相关标准保障农村村民实现户有所居。
自然资源部法规司法规一处副处长马骁骏:户有所居,主要是当地政府可以根据各地的实际情况,为农民提供住房保障,包括农民小区,包括分配住房。
国家允许进城落户的农村村民依法自愿有偿退出宅基地、鼓励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及其成员盘活利用闲置住宅。
自然资源部法规司法规一处副处长马骁骏:退出后的宅基地怎么使用?我们在法律中也进行了一个原则性的规定,就是集体经济组织和个人可以通过盘活利用的方式,对这些宅基地进行合法使用。根据不同地区的不同情况,有不同的利用方式。比如说,在旅游资源比较丰富的地区,集体经济组织可以通过腾退的宅基地兴建农家乐、旅馆等,吸引城里人到乡村来度假,促进消费。
不过近些年来,由于越来越多的农村居民迁入城市,有些还购买了商品房,其拥有的宅基地便闲置在农村,长期无人居住。那么,城里人是否能去农村买宅基地呢?答案是目前肯定不行。如果社会资本、城市居民进入农村宅基地的交易当中,会带来非常大的隐患。
与此同时,农村居民在自家宅基地上建房,必须遵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和相关规定,也不能随便乱建。
农地入市 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
新修正的土地管理法中,最受关注的是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的相关内容,明确规定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可以直接进入市场流转,改变了过去农村土地必须征为国有土地才能进入市场的局面。这将会大幅度增加农民的土地财产收入,赋予他们更多财产权利。
长期以来,我国土地制度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实行对集体土地的统一征收管理,这意味着除了农民住房用地和乡镇企业用地,以及农村的公共事业用地以外,其他用地必须实行征收,并转为国有土地,再由政府进行统一供应。而随着城乡经济一体化发展的内在要求,这种城市农村的土地双轨制已经渐渐成为发展瓶颈。
自然资源部法规司法规一处副处长马骁骏:从现状来看,我国目前的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的总体规模还是很大的,但是目前这些集体经营建设用地仍然处于沉睡的状态,还没有进行有效的盘活利用。那么,这次新的土地管理法修改,打破了原有集体土地入市的障碍。
新修正的土地管理法删去了从事非农业建设必须使用国有土地或者征为国有的原集体土地的规定。此外,还增加了新的规定,对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确定为工业、商业等经营性用途,并经依法登记的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允许土地所有权人通过出让、出租等方式交由单位或者个人使用。
自然资源部法规司法规一处副处长马骁骏:赋予了集体经济建设用地与国有建设用地同权同价的这种使用权能。应该说,这是这次土地管理法修改最大的亮点,同时也是我们土地管理制度一次重大变革。通过这次变革,我们应该是建立了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结束了原来的二元化建设用地市场制度。
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问题关系到当今土地供应格局的变化,对于一些房地产热点城市,有望缓解用地相对紧张局面。
自然资源部法规司法规一处副处长马骁骏:这次集体经营建设用地入市,对于一些建设用地资源相对来说比较紧张的城市,由于盘活了存量的集体经营性建设土地,可以进入市场进行流转和使用,缓解了这些城市的建设用地市场供应紧张趋势。
自然资源部:对应配套的法律法规正在加紧制定
新修正的土地管理法已经全面实施了。自然资源部法规司相关负责人还对记者表示,对应配套的法律法规正在加紧制定,比如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的指导意见,这个指导意见会对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的规定范围、条件,以及进入土地市场的程序等内容,作出更加细化的规定。
土地管理法修改:字字增删总关情
2020-08-22    来源:新华网
8月22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开幕。广受关注的土地管理法修正案草案第三次提请审议。为提高立法质量,我国的法律草案一般实施三审表决制,新修改的土地管理法有望迎来正式出台的历史时刻,这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部署的农村土地制度改革试点的交卷时刻。
土生百物,地载万代。中国人有着最深厚的土地情结。土地制度是国家的基础性制度,事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和国家长治久安。从十一届全国人大以来,土地管理法修改规划已久,社会各界期待已久。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作出决策部署,全国人大常委会三次授权国务院,积极稳妥推进农村土地制度改革试点,在总结试点经验、吸收改革成果基础上,对土地管理法进行及时修改,体现了国情民意,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理念,体现了全面深化改革的新成果,值得我们期待。
此次修法,最好的土地管理经验得到坚持并进一步深化。民以食为天,食以地为本。坚持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像爱护大熊猫一样珍惜耕地,现行土地管理法最大特色得到坚持和进一步完善。国家实行基本农田保护制度被修改为国家实行永久基本农田保护制度,不仅概念更加明确、严格,而且落实到具体地块、进入数据库、进行公示,耕地数量质量保证、统计调查、执法问责等均进一步具体化。特别是土地公有性质不改变、耕地红线不突破、农民利益不受损等三条底线得到坚守,较好地平衡了改革与稳定、当前与长远的关系。
此次修法,一些土地管理短板经过改革探索得到了及时补充完善。作为古老灿烂的农耕文明,中国的农民同土地有着最天然的血脉联系。新土地管理法的最大亮点,是保护农民土地权益。充分体现对农民权益关注的“三块地”改革试点,有望从试点走向全国。征地将受到为公共利益的前提限制,被征收土地不再按土地年产值一定倍数补偿,而是综合考虑未来发展增值空间、制订区片综合地价,为被征地农民提供稳定社会保障。过去限制转让、出租的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将在符合规划的前提下,可以出租、出让并可以转让、赠予、抵押使用权,与国有土地同地同权、同权同价。这些都值得肯定、值得点赞、值得早日付诸实践。
此次修法,令人鼓舞的还有一系列全新的法律用语入法。农村村民居住的权利,农村村民的住房财产权益,改善农村村民居住环境和条件,征地要先进行社会风险评估,多数被征地农民不同意征地补偿方案应当召开听证会等,这些法律用语,写入中国土地法律,充分体现了对农民土地权利的尊重和保护,体现了全面依法治国成果。立法者按动表决器时,我们将听到历史进步的回音。
七十年前,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通过天翻地覆的土地改革,实现了“耕者有其田”千年梦想,从根本上解放了农村生产力;四十年前,中国农民首创的农村土地承包责任制,再一次解放了农村生产力,宣告了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新征程开启。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土地管理法的修订,将使勤劳的中国农民获得更多实实在在的利益,为城乡融合发展注入新的强大动力,必将成为改革开放历史进程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苏州市局积极创新宣传活动形式,有序推进各项主题活动。
2020-06-29    来源:江苏省自然资源厅办公室
苏州市局积极创新宣传活动形式,有序推进各项主题活动。通过设立“全国土地日”宣传点、开展线上答题抽奖活动,吸引群众主动参与了解国土空间规划(2035)、“互联网+不动产统一登记”等重点工作及新《土地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相关知识,推进管理服务与普法宣传融合;通过发放《民法典》等学习书籍,组织干部职工参观庭审直播,开设面向全局的 “法治开讲”“处长微讲堂”系列活动,引导干部职工增强法治意识,切实提高运用法治思维和依法行政能力推进法制学习与依法行政融合。